林依瑩:用24小時長照服務,終結長照服務

侯勝宗 Sheng-Tsung Hou
4 min readAug 30, 2020

你我都是社企家第二場講座,請來前台中市副市長與前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,現任伯拉罕共生基地發起人和自律聯盟秘書長的林依瑩,來為大家分享她的偏鄉長照和推動社會創新的心路歷程。

你我都是社企家第二場講座合影

依瑩是多年的好朋友,四年前她擔任台中市副市長時,我們公私協力併肩作戰,希望能為台中無障礙交通接送做出貢獻。後來雖然他因選戰結果而離開台中市政府,但我們仍不時互動,在台灣長照與社企這一條路上,相互支持、彼此鼓勵。據我所知,依瑩離開公職後,其實有許多各方的邀約和機會,但她選擇回應內心最深的呼召,回到台中和平原鄉達觀,從照顧服務員從頭做起,紮紮實實地投入第一線服務,一步一腳印地推動「伯拉罕(Plahan)共生基地」。

依瑩是一位十分平易近人的領導者,泰雅族人幫她取了一個原住名名字 — Puyat,意思是人很好、很長壽的人。過去這二年,她除了在和平達觀創造了大安溪的長照奇蹟之外,在內心深處使命感的催促下,也擔任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的秘書長,常常來回於台中原鄉和台北天龍國之間,全力推動台灣社會創新與創業。

在台北社企社決定舉辦「你我都是社企家」講堂的第一時間,依瑩是我腦海中第一位出現的講師,因為她同時擁有在第一部門(政府)、第二部門(企業)與第三部門(非營利組織)工作的實戰經驗,而且在貴為副市長官職退下來後,選擇回歸平民身份,從照護服務員重頭開始學起,在偏鄉發揮一己的影響力,如今建立了一支偏鄉長照合作社,在台中山城服務近百位長者,同時也準備將達觀的All in One照顧模式 複製到台灣其他有需要的偏遠地區。

台北社企社例會:你我都是社企家

所謂的All in One照顧就是結合公費與自費,打破政府長照2.0的不同支付項目,改為以人為中心、以社區為範圍的全包式24小時服務,提供全人照顧。依瑩其實很早以前就有此種全人照顧模式的構想,雖然沒有機會在地方政府層次推動,資源稀少的達觀泰雅原鄉,卻給了她實驗這場社會運動一個絕佳的場域。她結合了台東余尚儒醫師提倡的日本共生模式,在大安溪畔建立了伯拉罕長照基地,培訓長照服務員,建立至今已有兩座小木屋、香草園、示範雞舍的共生據點,超過80多位照服員照顧者上百位的長者。此一模式讓照服員與社區民眾可以共同參與部落發生的大小事,讓原鄉失能長輩在基地可以獲得共生照顧。

養雞成為伯拉罕共生基地重要的經濟來源

這樣的共生基地社會實驗,帶動了以長照帶動地方創生的社區支持系統和就業機會,以部落人際網絡來接住偏郷失能與失智長者的照護需求,藉由長照服務推動合作社的社區創業與資源共享的商業機制,讓老化台灣的偏鄉照顧出現了新的契機!此種長照共生基地,讓整個部落成為沒有子女陪伴的獨居長者的家,實現了社區共融的理想。

在整場演講中,聽到一個十分震憾我的一句話,依瑩說她要用「用24小時長照服務,終結長照服務」,意指依瑩在伯拉罕共生基地中,推動一種獨特的居服「混班制」、為不同個案設計各自獨特的照顧計畫,長者的照顧工作係由所有照服員彼此分工協力,大家24小時接力顧照特定獨居長者,從家裏照顧到醫院,從醫院陪伴到回家,甚至讓7 級、8 級重症的臥床長輩拔掉三管(鼻胃管、導尿管、氣切管),回到正常狀況,完全取代外藉照護(外勞)的角色。(詳細內容請參見今周刊的專題報導)。

台灣的長照政策上路已三年多了,目前正在處在一個重要的十字路口。過去這幾年,估計政府投入超過750億元的長照基金於服務中,如今在「長照產業化」的大旗中,除了過去早已投入長照的非營利組織外,許多新興的私人營利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出現,甚至連大型財團和國外集團也都紛紛進入市場中卡位。只不過位處邊緣的偏鄉或原鄉,因為距離過遠和人力成本高、個案的照顧難度深,純粹想賺錢的長照服務單位,自然不會願意到這些不毛之地投入服務。

林依瑩:台灣社企的堅定推手

謝謝依瑩用伯拉罕共生基地提出一個經過實證的長照解決方案,希望大安溪畔的奇蹟,有朝一日將成為台灣各地偏鄉與原鄉社區的日常。

--

--

侯勝宗 Sheng-Tsung Hou

Dr. Sheng-Tsung Hou is a Distinguished Professor, Graduate Institute of Public Affairs and Social Innovation of Feng Chia University, Taiwan, R.O.C.